如松: “富豪”的新宴席

2016-07-08 2467人阅读,共0个回复 货币财政债券房地产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nuanzhi.com 

前面说过,在本币贬值时期,金融衍生品市场将从造富的机器变成财富的粉碎机,提醒所有人注意这一点,股灾不是无缘无故的。

为何这样说?源于本币贬值的时候,就是每单位货币含有的信用下降,此时央行无法以释放货币的手段抵抗这种信用收缩(长期趋势,不是短期行为),如果央行继续释放货币,就会带来单位货币所含信用的更快速度下降,如果进入货币崩盘的轨道,威胁的是ZQ;相反,央行只能使用加息和收缩基础货币的手段来对抗。也就是说,无论央行采取哪一种手段,都无法改变信用收缩的趋势。这种趋势,如果央行使用第一种手段,就会直到换币;如果央行使用第二种手段,就会延续到滞胀结束,这一般也需要最少六七年以上的时间。

需要说明的是,有时央行会使用自欺欺人的手段。不断加息,但是财政赤字不断扩大,意味着基础货币不断膨胀,这是一种假收缩真扩张,数量因素远重要于价格因素,这依旧是印钞对抗信用收缩,最终还会走向不归路,只不过是让这条路变的曲折一点罢了。

无论理论还是实例,信用收缩周期都会对以下金融衍生品市场形成打击:

其一,债券市场。这很显然,信用是收缩的时候企业经营基本面恶化,自然带来债券的偿付问题。有些企业无法偿付高成本债务,资金链断裂。

其二,股权市场。市场利率低,利于股权的价值,当信用收缩的时候,利率提升,融资不畅,带来股权价值下跌。

其三,各种集合投资产品。包括理财、险资的投资产品、货币基金、股权基金,等等。因为他们都有很大的比例投资在债市和股权市场。

其四,类金融衍生品。比如茅台酒,本来就是消费品,但前些年有些人开始收藏,成为类金融商品。个人认为它也应该属于衍生品(个人观点,欢迎讨论)。

其五,期货市场中未交割的合同。随着本币贬值,持有者成本上升,自然受到伤害。如果最终无法交割,受到的伤害就更大。

以上不是今天的主题,今天说的是房子,它到底属于什么?

以往,很多人对房屋的走势判断出现失误(本人也对北上广深等热点城市的判断出现失误),自己总结是因为以下几点原因:

第一,房子对中国人属于一种文化,成家立业是中国人的追求。这种追求的力量是无法用经济学来量化、判断的;

第二,中国的户籍制度。西方国家人口的流动性很高,今天在美国的西海岸生活,明天可能到了东海岸工作,租房是一种很重要的选择,没有户籍制度控制。而中国不同,户籍制度和叶落归根的传统思想,限制了人口的流动能力和流动范围,当最终的居住地或归宿比较固定的时候,就倾向于买房子。

第三,居住是人们的基本需求,你总不能在马路上结婚生孩子,当地方控制了土地之后,就控制了你的基本需求。也就是说,通过控制土地(这是根)炒房子,由不得你不上道。

第四,有些国家具有完善的社会福利房体系,有志于创业的人更愿意居住在政府的福利房中,腾出精力和财力用于创业。分离了一些高端人员的需求。可这块土地上,无须说。

以上因素的集合,造成房地产的独特风景,房子反应的是特定的文化和特色的体制。此时,任何使用经济手段预测房价的措施,都注定会失灵,很多名家在这方面摔跟头就毫不奇怪,但值得深刻地反思,也所以,如松今年说过一句经常重复的话,经济和财经问题的结论,往往在经济与财经之外。当然,本人也知道有些人在房产投资上取得巨大的成功,如果是基于以上的认识取得成功,那么,衷心地祝贺你!如果没有以上的思维,就不过是一赌徒而已,对于赌徒来说,赢的快,输掉的往往也会很快。

如今的局势下,房子无疑已经严重地供过于求,看看深圳,有人有六七十套房子,再说供需关系,肯定是扯淡。说房子没有经济学上的泡沫(不说文化上的),也属于胡扯。

2014年以后,本人也在反思,大约2014年下半年,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中心意思是财政决定房地产的前途。

今天,已经不必再谈论供需关系了,也不必再谈论有没有泡沫,也不必再谈论每年有多少新增需求(无论有多少新增需求,都是供过于求),我觉得再谈论丈母娘的因素也没有意义,当丈母娘自己有几套房子而且已经垂垂老矣的情况下,这种因素不占主导地位。再谈论什么叶落归根更没意义,因为多数人的根主要在三四线以下的城市,严重供过于求。

今天,决定市场走向的决定性因素,我认为是两点,第一是财政;第二,房子的属性。

先说财政,土地财政无疑是一桌丰富的宴席,只要土地财政还可以创造源源不断的收入、还可以维持财政的需求,就绝不会放弃土地财政,这已经被过去的无数事实所证明。土地财政是一桌丰富的宴席,但这仅仅是主宴席,还有很多付宴席,国有垄断企业主要集中在原材料等上游,比如石油、煤炭、钢铁、有色金属,等等,当土地宴席热火朝天的时候,这些国有垄断企业也在开席,这也是财政的支柱。如果这些收入可以永远支撑财政的支出,基本就不会改变,强力推动房地产是必须的。

可是,今天,宴席开始出现了问题。虽然14年下半年以后,“富豪”们强力地推动房地产,但宴席依旧开始散伙了,无法支撑自己的支出。以钢铁、煤炭、能源、有色等行业为支柱的地区税收无保证,土地因房子供过于求而收入下降,致使一些地区开始发不出工资。这样的报道在东北和西北从去年以来就比较多,本人自己估计,有些地区的拖欠工资应该已经接近一年(希望大家你提供线索)。当然,北上广深和热点城市还在热火,也不存在发不出工资的问题,但总不能让广大财政贫困地区的公务员们到这些城市开伙吧,这不现实。

宴席上的富豪,不仅仅面对北上广深等热点城市,还要管理东南西北所有地区。当很多财政贫困地区的公务员们因为财政困局而拖欠工资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公务员就会去搭三摩、开副业,ZQ的基础机构出现了危机,这还好办。可JINGCHA是WEIWEN的核心力量,如果JINGCHA的工资也被拖欠,这个麻烦可不是一般的大。

现在的富豪,要面对广大的财政面临困局的地区所出现的问题。此时,有两个办法,第一是支持这些地区,可今天,中央财政很显然没这个能力;第二,印钞支持,这是魔鬼路,应该还未到这种时候(新宴席如果不成功,才可能是这样的选择);第三,将现在的宴席撤掉,开新的宴席。这个新的宴席个人认为只能是房地产税,这是次要的,更主要的是,对那些拥有有多套房的财产高值人群,征收比较重的税。

转折就从未来的半年开始,新的宴席开伙,旧的宴席缓慢落幕。

本来,如果房子是永久产权,土地是永久占有,这个问题也不大(影响大小看税率),最典型的是巴西,这是一个典型的重税国家,如松看到的报道是今年房价在上涨,也有很多人说俄罗斯的房价在上涨,这都可以理解,因为永久的土地和房屋可以抵抗货币贬值(虽然不是最好的标的物)。但是,这块土地上不一样,房屋与土地只是一定年限的使用权,当开始新宴席的时候,加上严重供过于求(这是独到的特色),房屋只有损耗而没有保值功能,价格很可能是快速回落,价格回落再加上汇率贬值,就是双杀。

也就是说,如松认为这块土地上的房子(全部),既不是永久性的资产,也不是居住,而更接近金融衍生品,未来,当开始新宴席的时候,很可能面临的是极大的危机。

如果富豪意识到这一点,从今天开始,将土地和房屋改成永久产权,以上的结论自然就不会成立。从这个含义来说,四合院的价值相对一般商品房更有保证,因为拥有更多的土地属性,如果您会耍赖,土地有一点“永久性”的特征,具有一定的抵抗货币贬值的功能。

以上,仅仅是个人观点,据此操作后果自负。


如松书目: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950476.html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08217.html


打赏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nuanzhi.com/post/803.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随时获得最新网址! 《刀客大本营》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
提交评论

清空信息
关闭评论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