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 : 墨经——七患

2017-02-04 3002人阅读,共5个回复 墨经学习
温馨提示:最新网址是 www.nuanzhi.com 

原文是:子墨子曰:国有七患。七患者何?城郭沟池不可守而治宫室,一患也;边国至境,四邻莫救,二患也;先尽民力无用之功,赏赐无能之人,民力尽于无用,财宝虚于待客,三患也;仕者持禄,游者忧交,君修法讨臣,臣慑而不敢拂,四患也;君自以为圣智而不问事,自以为安强而无守备,四邻谋之不知戒,五患也;所信不忠,所忠不信,六患也;畜种菽粟不足以食之,大臣不足以事之,赏赐不能喜,诛罚不能威,七患也。以七患居国,必无社稷;以七患守城,敌至国倾。七患之所当,国必有殃。

凡五谷者,民之所仰也,君之所以为养也。故民无仰,则君无养;民无食,则不可事。故食不可不务也,地不可不立也,用不可不节也。五谷尽收,则五味尽御于主;不尽收,则不尽御。一谷不收谓之馑,二谷不收谓之旱,三谷不收谓之凶,四谷不收谓之馈,五谷不收谓之饥。岁馑,则仕者大夫以下皆损禄五分之一;旱,则损五分之二;凶,则损五分之三;馈,则损五分之四;饥,则尽无禄,禀食而已矣。故凶饥存乎国,人君彻鼎食五分之三,大夫彻县,士不入学,君朝之衣不革制,诸侯之客,四邻之使,雍食而不盛;彻骖騑,涂不芸,马不食粟,婢妾不衣帛,此告不足之至也。

今有负其子而汲者,队其子于井中,其母必从而道之。今岁凶,民饥,道馑,重其子此疚于队,其可无察邪!故时年岁善,则民仁且良;时年岁凶,则民吝且恶。夫民何常此之有!为者寡,食者众,则岁无丰。

故曰:财不足则反之时,食不足则反之用。故先民以时生财,固本而用财,则财足。故虽上世之圣王,岂能使五谷常收而旱水不至哉!然而无冻饿之民者,何也?其力时急而自养俭也。故《夏书》曰:“禹七年水”,《殷书》曰:“汤五年旱。”此其离凶饿甚矣。然而民不冻饿者,何也?其生财密,其用之节也。

故仓无备粟,不可以待凶饥;库无备兵,虽有义,不能征无义;城郭不备完,不可以自守;心无备虑,不可以应卒,是若庆忌无去之心,不能轻出。

夫桀无待汤之备,故放;纣无待武王之备,故杀。桀纣贵为天子,富有天下,然而皆灭亡于百里之君者,何也?有富贵而不为备也。故备者,国之重也。

食者,国之宝也;兵者,国之爪也;城者,所以自守也;此三者,国之具也。故曰:以其极役,修其城郭,则民劳而不伤;以其常正,收其租税,则民费而不病。民所苦者,非此也。苦于厚作敛于百姓,赏以赐无功,虚其府库,以备车马、衣裘、奇怪;苦其役徒,以治宫室观乐,死又厚为棺椁,多为衣裘。生时治台榭,死又修坟墓,故民苦于外,府库单于内,上不厌其乐,下不堪其苦。故国离寇敌则伤,民见凶饥则亡,此皆备不具之罪也。且夫食者,圣人之所宝也。故《周书》曰:“国无三年之食者,国非其国也;家无三年之食者,子非其子也。”此之谓国备。

墨子在本章中说了国家的七种祸端,核心就是国家和国君都必须修德。建立正淘汰制度,将财富用于真正的国家所需之处,避免奢侈浪费,远小人近君子,不乱动干戈,要勤劳治理国家,等等。并说明,七种祸端无论存在于哪个国家,都会招致国家灭亡。着重说明五谷是国家的根基,在2000多年前就提出要建立储备粮制度,这就是先贤!范蠡、魏文侯、汉宣帝都非常重视,他们的措施之实质是平籴法。

我在前文说过,墨子文献中最重要的是逻辑学和认识论,在本节中得到比较明显的说明。

微信截图_20170204092442.png

墨子救宋中的墨子与鲁班,事实证明,木匠的祖师难抵哲学家。

自然灾害在任何时候是客观现象,但为何一般在封建王朝的后期或末期会频繁发威,并能导致王朝的灭亡?而有些时候虽然也有自然灾害,但并不能造成很大的祸端哪?

一个社会是一个平衡,世界上不同国家的平衡点是不一样的,源于地理条件的不同。有些国家是大陆季风性气候,对自然能力的抵抗力比较差,如果再加上人口众多,自然灾害的影响就更加严重。这种情形一般体现在欧亚大陆的中高纬度地区,中国恰恰就是这种情形(不要因此而抱怨,西欧的一些国家,他们的自然条件比中国还要差:人口密度高、纬度更高)。所以,中国历史上封建王朝的灭亡基本都与自然灾害有关,甚至自然灾害是主要的原因,西汉、东汉、唐、北宋、南宋、元朝、明朝都无法逃脱这一规律。其中最典型的是明朝末期,气温下降导致严重的干旱加上鼠疫,青壮年要么逃荒要么死亡,让京师没有了防卫能力。李自成杀到京师城下、准备攻城的时候,偌大的京师只有一万多人守卫(按京师的面积计算,在冷兵器时代,需要至少10-20万人守卫),而且其中有很多是太监,这些“士兵”每天的食物仅仅是一点稀粥,没有战斗力,这自然让李自成“威风凛凛”“战无不胜”,也让一些吹捧李自成的史学家吹破了嘴皮。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地理战略,大陆季风性气候、人口众多就决定了中国的地理战略。我在以前多次说到,这要求中国必须遵从一些规律:一,粮食生产永远需要放在最重要的地位,保证基本自给自足,决不能依赖别人,这是所有经济问题的基础。中国封建历史上,不断出现二三十年甚至三四十年的所谓盛世,期间都建立了卓越的功绩,但也都很快成为过去,这里既有人文的原因,也有深刻的地理内涵。如果国家的发展不能建立在工业(城镇)发展与农业供给稳定平衡(注意平衡二字:保证农业的自给自足、对自然灾害的影响具有强大的社会缓冲能力)的基础上,过度损害农业的基础,所谓的“盛世”就不会持续。可惜,到今天,中国似乎并没有人研究这些的地理规律,也未听说有什么地理战略的研究。二,地理战略决定中国的战略敌人总是来自北方,而不是南方,因为气候恶化的时候北方难以生存。三,马里亚纳海沟的现状又决定日本一定是未来的隐患。等等,地理战略是国家的安全战略,是所有问题的基础,必须遵从。

那么为何有些贤君时期,即便发生自然灾害也不会造成非常严重的社会影响?封建社会,有生产社会财富的阶层和消耗社会财富的阶层,当自然灾害爆发的时候,贤君是削减后者的消耗(削减王公大臣的俸禄,注重节约,减少财政瞻仰的人数,等等),加强农业基础从而扩大前者的生产能力,这就缓解了自然灾害的影响。相反,昏君总是加重前者的负担,一般是以税收为手段,西汉后期的王莽甚至大量增加财政瞻仰的人数,这都会带来社会危机,很容易导致王朝的灭亡。墨子嘴中的圣王也不能保证五谷永远丰收,也不能让水旱灾害不发生,但他们用自己的贤德减轻自然灾害的影响。

墨子举例说明:《夏书》说:“禹时有七年水灾。”《殷书》说:“汤时有五年旱灾。”那时遭受的凶荒够大的了,然而老百姓却没有受冻挨饿,这是何故呢?因为他们生产的财用多,而使用很节俭。

最终墨子又说:粮仓中没有预备粮,就不能防备凶年饥荒;兵库中没有武器,即使自己有义也不能去讨伐无义;内外城池若不完备,不可以自行防守;心中没有戒备之心,就不能应付突然的变故。这就好像庆忌没有逐走要离之意,就不可轻出致死。桀没有防御汤的准备,因此被汤放逐;纣没有防御周武王的准备,因此被杀。桀和纣虽贵为天子,富有天下,然而都被方圆百里的小国之君所灭,这是为何呢?是因为他们虽然富贵,却不做好防备。所以防备是国家最重要的事情。粮食是国家的宝物,兵器是国家爪牙,城郭是用来自我守卫的:这三者是维持国家的工具。

墨经是一整套治国的学说,既然是哲学,就意味着在任何时期都是有重大意义的(无论古代还是现代)。比如:逆全球化已经开始(这是世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现象),这也是一种“灾荒”,意味着经济增速下滑。就会导致一个国家的财富产出和消耗出现不平衡,劳动者的生活水平甚至下降(现在的巴西就是典型,贫困人口不断增长)。此时,就要压缩财富消耗阶层的支出,向生产阶层倾斜,唯一的措施就是给企业和劳动者减税,所以有些国家开启减税措施(印度是最新的减税国家,与之相伴的自然是压缩财政支出),其实,他们都在遵从墨经的哲学法则。

为何美国又开始出现金银合法货币化的声音?信用货币带来通货膨胀,实际是将社会财富从生产者向消耗者转移的一个工具。当经济增长速度不振、人们生活水平停滞不前(美国近年来劳动者工薪的实际购买力并没有明显增长)甚至面临下降的时候,就需要压缩消耗者的支出,终止这种财富转移的通道,保护生产者的利益。这也是在遵从墨经的规则。

中国的古老哲学在今天依旧是最先进的文化!

打赏

文章作者:如松

文章地址:http://nuanzhi.com/post/1300.html

欢迎转载,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随时获得最新网址! 《刀客大本营》微信公众号

已有5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头像
1L天行健 2017-02-04 09:53:00 回复  Nokia Lumia 525Nokia Lumia 525 IEMobile 11.0IEMobile 11.0
谢谢!
头像
2L访客 2017-02-04 11:07:33 回复  Windows 7 x64Windows 7 x64 Google Chrome 45.0.2454.101Google Chrome 45.0.2454.101
时之华夏,已经成为一种工具。有人想捞一笔走,有人虽不急于走但属裸官裸商。连走不了的老百姓都想着外面的世界才是天堂。
头像
3L访客 2017-02-04 13:36:55 回复  OPPOOPPO Google Chrome 38.0.0.0Google Chrome 38.0.0.0
金银是回不去了,唯有科技,制度进一步。能源变化,碳排放可改变一切。我们要的是制度,缺的是公平公正廉洁。这才是主流。
头像
4L火红的萨日朗 2017-02-04 18:46:47 回复  Android 4.4.2Android 4.4.2 UC Browser 11.2.1.888UC Browser 11.2.1.888
很多时候,道理简单,做到很难,比如一个政府高效的话,人民税赋轻,生活幸福,这样不好吗!还有什么农民起义吗!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明白吗!但实际做到的又有多少呢?
我们原来打土豪分田地,农民确实支持,因为得到土地谁也会高兴,但是农民负担轻吗?我们想打天下必须组建大量军队,还有地方政权,根据地又是贫困山区,支持很难。尤其是国军清剿我们只能游击,被占领以后,还乡团整人。大别山后来分田地,根本就不敢要了!所以正常情况这条路可能是死胡同。
怎么样才行呢?高超的军事能力,用最少的人人民最少的负担适当的税赋,这两个条件同时具备才行,比如新四军最先发展炮,大家记得五十一号兵站吧,他们买无缝钢管,造炮,把敌人炸晕,在抗日期间,就在浙江打垮了国军战区主力。
那么八路呢?同期黄崖洞造枪,让我地下党想办法弄盒子炮,再加上不切实际的作战,被日军打得很惨,尤其是42年左右,亮剑有相关内容。
总之,个人看法,对于中国的情况,墨子说的不错,但实际做不到。
头像
5L火红的萨日朗 2017-02-05 15:12:30 回复  Android 4.4.2Android 4.4.2 UC Browser 11.2.1.888UC Browser 11.2.1.888
很多时候我们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会忽略最基本都前提。前面我们分析过人类社会,母系氏族社会和父性氏族社会,应该说母系氏族存在的时间相当长,并且没有血腥,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类能力弱,获得资源太少。
那么当我们发明了新石器,发明了弓箭并且发展了养殖业种植业以后,一切都变了,我们人类不断繁衍壮大,开始争夺生存空间,部落之间的屠杀才开始的。也就是说,技术进步导致了血腥,那么有没有办法改变呢?主意前提是我们已经技术进步了!
应该也有办法,就是善字,上羊下攻击力,然后口就不用解释了,什么意思呢?就是羊也有角,但它的角只是防御,不主动进攻,那么这样就是善!
人性善人性恶争论了几千年了,人性本无善恶,因为那本能是老天爷赋予你的,生存下去的最基本的能力意识,人天生就会吃奶,这时后天学会的吗?鸟会搭窝,是大鸟教会的吗?不是。那么我们争夺的结果会造成灾难,这个是非常明显的,当你只防守的时候,当我们建立起和平的理念之后,人类社会的文明才会真正到来!
那么什么是恶呢?以后再解释。

发表评论:

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
提交评论

清空信息
关闭评论

最新留言